儿子向我提了一个他觉得应该很简单的问题,结果我硬是答不上来。他看着我,叹了一口气说:“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以为你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,其实是个大智若愚、深不可测、包容一切的人,原来是我想多了啊。唉,真后悔这些年我顾虑太多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