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高中的时候,化学老师谈到砒霜的化学成分的时候说:“那个小潘啊,就是潘金莲同学,就没有好好学过化学,当时根本不需要砒霜,只要把武大郎蒸馒头的水给他喝就可以了(水反复煮会有毒),这样也不会被武松发现了”旁边一二货跟着拍马屁,一个劲说:“是呀,是呀”这个时候从教室的角落传来一个幽沉的声音:“武大郎不是卖烧饼的吗?怎么卖馒头了?”二货和老师满脸黑线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