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在沙发上拨弄他的小丁,时而眉头紧锁,时而低声呓语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这熊孩子不会是想跟那块儿肉过不去吧?我关切的问:“儿砸,你没事老拨弄它干啥?”儿子满脸疑惑的说:“我总感觉它还有别的用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