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里是卖跌打酒的,老爸经常带我去赶大集,为了显示我家的跌打酒好使,老爸经常当着众人的面用棍子打我,打得半死,然后抹跌打酒……他们问我:“你爸打你,你不疼吗,怎么不跑?”我:“他打我是为了赚钱,我是家里的独生子,那些钱,早晚是我的!”